(1) 在我心目中小聪一直是个争气的儿子,哪怕他成绩从全校第八名一下滑到班 级第四十九名我还是这样认爲。 小聪是我的骄傲,也是我终生的希望,他会是一个出类拔萃的孩子!在决定 留下他而远离他那人面兽心的老爸之时我就认定了这点。 他爸品行不端,当然如果他爸是个正人君子就不会有小聪的出现了。我那时 才从大学分配至处室上班,爲了能学出个好成绩我在大学时拒绝了N个男生的求 爱,不敢越雷池半步,好不容易以优异成绩分配到了市直机关,没想到不到一年 我又不得不离开那高贵的金字塔单位,原因就是因爲小聪那卑鄙无耻的爸。 小聪他爸当时是我处的处长,听说还是第二梯队厅长人选,长得也还算人模 狗样,厅里的好多女孩子都把他当作梦中情人,但我除外。我是很单纯的人,更 不会爱上他这个结了婚的男人,我一直把他的关心当作是上级对下级乃至是大哥 对小妹的关心,所以我也在生活细节上也注意照顾他,他喝醉了时我总会帮他倒 杯茶递块毛巾之类的,反正我下班了也没地方去,办公室又挺安静正好看看书。 一切都很正常。那天,他又陪部里检查人员喝醉了摇摇晃晃回到了他的办公 室,我赶紧倒了杯浓茶过去。如果能时光倒流那晚我应该去陪那苦追我很久的教 育处的小王去看电影或者陪打字的小刘小丫头去逛步行街,但我却留在了办公室 爲小聪他爸准备第二天的发言稿。 如果他的手不那麽挡一下我的那杯热茶不会倒在他裤子上,那他就不会烫得 从沙发上弹起来,我也就不会惊慌失措地边用嘴吹着气边用手在他那裤裆处拚命 地擦拭茶水。 茶水的温度很烫,所以我当时没有感觉到他的裤裆下有根东西的温度象在火 炉上烧的开水一样越来越烫,直到我手上竟然握着的是那个象烧红的铁棒样的东 西我才发现不对劲。我脸红红的急忙撒手但我的手竟被他牢牢抓住还按到那裤裆 里那突然耸立的小山峰来回搓动。 事后我才知道酒醉心里明。他那张酒气熏天臭哄哄的嘴拚命压上我嘴唇时我 还一直认爲是酒的过错。由于晚上办公室很难有别人,所以冲完凉后我在办公室 从不戴乳罩,只穿了件宽松内衣。因此他的一只手没有半点阻隔地直接伸进去抓 住了我那一直引以自豪坚挺如小笋的乳房,可能是酒的原因他那手心烫得吓人, 一直发疯似的搓揉着我那娇嫩的乳房,好象他是在揉面包饺子。 虽然也在公车上被些色狼胸袭过,但我那让全寝室女生羡慕不已的又大又挺 的乳房可从没被人这麽粗鲁地对待过。我拚命想挣扎起来,但没想到他的力气竟 如此之大,不挣扎还好,一挣扎他的手象个铁箍一样把我箍在了他怀里。 可能爲了省事或是腾出个手来,他竟抱着我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走到了大 班台前。他手一挥,桌上的文件全掉到了地上,我的身子就这样两腿临空被他的 上身压在了大班台上。 妈妈呀。这下他方便了,顺手就把我的T裇翻了上去,我那对骄傲的圣母峰 象对弹簧一样啪地弹了出来。他那张臭嘴也终于从我嘴唇上滑了下来,让我终于 能够顺利地吸上口气了。 不要啊。我喊了几声,但不知爲什麽一句都没喊出来,其实当他的嘴巴含住 我那虽然充血翘起来但还是大不过一粒红豆的乳头时,我已经一身发软四肢无力 了。 在他的手在往下拉我的三角内裤时我已没有半点力气推开他了,只有拚命地 摇着头说明我的不愿意,但我的抗争太过于软弱了,很快我就感到两腿间一片冰 凉,那空调的冷气吹得我那没有半点遮拦的阴部凉嗖嗖的。 从那晚后我一直对做爱这件事上留有心理障碍,因爲我的第一次远远没有书 上描写得那麽美好。他除了一直象条狗一样拚命地对着我的乳房又啃又咬外没有 别的前戏动作。腾出个手把他的裤子褪下后就把他那又粗又烫的东西往我两腿间 乱戳。 我是个处女,而且我不知是不是发育出了问题,我的大阴唇和小阴唇都没有 外翻,在稀稀的阴毛下,我的阴部坟起就象一个刚蒸熟的白嫩嫩的馒头,不仔细 看还看不出中间那条细细的红线,这让我在每次洗澡更仔细地清洁下部。这就不 说了。 可能戳了半天没进去让他有点光火,竟然把我的两腿擡到了他肩上,用手指 撑开了我的大阴唇,接下来的动作我当时是匪夷所思,他竟张口就把我那坟起象 热乎乎刚出锅小馒头似的阴户全含了进去。 「啊。」我真的是受不住了,大喘气后终于逼出了一个啊字,但还不敢发声 太大,如果外面有人听见了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他那舌头就象一把擦上沐浴液的浴刷,灵活地把我那大小阴唇舔了个干干净 净,还不时把那舌尖顶到了我的阴道里,那麻酥酥的感觉让我拚命地抓住了他的 头发,但真的不知是往外推还是往里压。 虽然我很不想就此失身于他,但说真的我那时也真有点动心了。 可恨的他从头到尾就没想过我的感受,没多一会儿他的头又擡了起来,在努 力几次想把刚在我阴部工作了半天的舌头塞到我嘴里但没有成功后又把那张臭嘴 压到了我那被他折磨得泛起红晕的乳房上,把口水涂得我胸前一片亮晶晶的。 接着他那象个棒槌似的坏家夥又在我两腿间敲起了锣。可能是经过他口水的 滋润或我自己真的动了情,他那火烫的铁棍竟然在磨蹭了几下后顺利塞进了我的 阴道口,我那未经人事的阴道立即感到象塞进了什麽烙铁一样感到阴道壁都被烙 得热乎乎火辣辣的。我拚命憋气想用阴道的力量把那侵略者赶出去,结果是我用 一次力他又进去一分。 「妈呀!」在碰到我的处女膜时他并没有放慢动作反而一鼓作气屁股往后一 耸再往前一顶,那根火热的阴茎全部突破我那弱弱的天险全根尽没。我知道这时 随着我不争气的泪水同时出来的肯定有我那处子鲜红的鲜血和处女膜的碎片。 我并没有体会到有些作者写的那样苦尽甘来,我只感觉象有头发疯的公牛在 我体内横冲直闯,或者一把铁犁在我阴部毫不留情地一下下翻犁着我那幼嫩的处 女膜。 我不知道过了多久,反正我感觉到下身一片麻木,都好象他正在奸淫的不属 于我的身子一样,脑袋一片空白。 在他「啊啊」的乱叫中他加快了频率,两只手也把我的乳房当成兰州拉面馆 的面团一下扯到老高一下又揉搓到一团,那越来越烫的肉棍也象在工地打桩一样 砰砰地又沈又重地撕割着我的阴道,终于就象浴室的热水龙头打开了一样一股又 浓又烫的精液象根水柱一样笔直射向了我的子宫。 我瘫软在他的大班台上一动也不能动,但耳边却响起了倒在沙发上的他的刺 耳的呼噜声…… (2) 纸包不住火,裙子也包不住不断隆起的小腹。 小聪他爸跪在我面前,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诉说着他正是组织考察期,如果 这时候我们的关系暴露会影响到他一辈子的政治生命,他又是如何丶如何地对家 里那个可恶的婆娘深恶痛绝,再熬一年一定娶我。 我没有原谅他,我这辈子鄙视他,但我还是撕碎了他以我的名义存的六万圆 存折,装着几件衣服和肚里的小聪远远离开了那座伤心的城市。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很无奈……」 我不敢找所有的亲朋好友,我悄悄来到了南方这个小城市,开始了我所谓的 新生活。 凭着自己的文凭和还看过得过去的脸蛋我很快找到了一份工作,但好日子过 不了多久,肚里的小聪和对老总的坚贞让我很快就失去了第一份工作。 如此周而复始找了段工作后小聪「哇哇」落地了。 没多久做妈妈的骄傲被现实中的柴米油盐的困顿消灭了。我不得不请了个农 村的阿姨帮我照顾小聪,自己又投身了职场生涯。 工资本来就不高,偏偏自己那引以爲傲的乳房竟然挤不出一滴奶,也请的保 姆阿姨都笑我的乳房是只爲男人准备的而不是给儿子准备的。很快生活就捉襟见 肘了,爲了小聪能吃得上高品质的奶粉,我豁出去了。 一个女人豁出去能做啥?我也做过兼职去做大排档服务员仍至偷偷地捡报纸 卖,但隔行如隔山,辛苦得要死,钱却没见多几个,最后在夜场做服务员时受阿 瑛的点播,终于下海坐起了台来。 不是所有的坐台的小妹都是好吃懒做之人,至少我不是。可能所有的坐台的 小妹都是愿意出台的,便是我不是,至少开始不是!我有我的原则,只陪唱陪聊 不陪喝酒更不陪出高台。刚开始总被退台,但我还是如此坚持,竟然莫名奇妙在 当地夜场闯出了个「冰牡丹」的艳名。 男人都贱,我越是不陪他们喝酒出台越是有人捧我的场,也没人考虑比我年 轻漂亮的一大把。 同行相妒。虽然我从没想过得罪圈子里任何一个人,我从没想过我是她们圈 子里的人,但还是有人给我下了黑手。在一个黑漆漆的夜晚,我和往常一样下班 后焦急地等打的回去看我的小聪,一辆面包车停到了我面前,没等我反应过来下 来三个男人一把把我推上了面包车。 伤心的事不要再提,那是我心口永远的痛。等到哪天我像刘嘉玲一样彻底从 那噩梦中醒来后我再把那段时间发生的事告诉大家。 六个男人,不对,应该说是六个畜生!整整折磨了我三夜两天。当我好不容 易回到我那租住的家看到小聪那甜甜的笑容时我都忘了浑身的伤痛,只知紧紧抱 着我的小聪唯恐人家把我生命中唯一的支柱夺走了。 (这是H文版块,我再这样像祥林嫂一样絮絮叨叨恐怕版主不删我的ID读 者也会用臭鸡蛋砸死我。) 我换到了这个大城市,找到了新的工作。五星级酒店的酒吧给我找到了更好 的第二职业。我的收入更高了,我的外语水平也发挥到淋漓尽致,虽然那黑鬼的 脏阳具像条马卵一样恶心,那白鬼的骚味让我总忍不住想呕吐,但爲了小聪我接 待他们,除了小日本花再多的钱我也不陪。说白的,我也下海了,走得还是出口 转内销路线。 我有了房,我有了车,我有了一个读书听话争气的儿子。 小聪没辜负我给他取的名字,从小学一年级成绩就一直位居前茅。在小聪七 岁时我和他进行了第一次正式谈话,从那天起他也再不问他爲什麽没有爸爸了。 生活好了我不能亏待儿子,我会每天床头柜上放上五百元钱,少多少我就补 充多少,而小聪总是很认真地把他花的钱多少用铅笔写张纸条盖到上面,从不乱 花一分钱。 说起来有点悬乎,但事实上我和小聪从来就没分过床,虽然他有他的房间和 小床,但其实也没什麽关系,因爲我回来时他都熟睡了,他会很乖地在床头柜上 留下一杯保温的牛奶给我喝,我总会在睡前满足地在他额头上吻一口再美美地睡 去。 我继续在灯红酒绿中穿梭,小聪却像一棵河边的小树悄悄地成长起来。床头 柜上那温馨的字条越来越短,终于没有了,那五百元钱却每天都拿走了。 儿子大了,开销也大了。我也没有介意。有一天小聪给我留下个条:我要参 加学校的夏日营,请给我两千元,几天不会回来了,请注意自己泡牛奶喝。 真是个争气的儿子! 我看了后眼眶都湿了,毫不犹豫留下了三千元到床头柜。 ************ 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一周过去了…… 以上上还是没有小聪那熟悉的体温。我急了,赶到了小聪学校,结果是小聪 以我生病爲借口请了三天假。 没等到我去派出所报案,警察却找上门来了。小聪因故意伤害被抓进去了。 还好公安分局的王局长是我老相识,所以对我的弟弟小聪是特别关照,不但 找办法免除了小聪少年犯劳动教养的处罚,而且在赔那四个受害人(一个是小聪 的同学,另三个是小聪学校外的小太保)的医药费上也帮我省下不少。 在接小聪出狱时,王局长在我面前絮絮叨叨了很久,反正是你弟弟要好好管 教,这地方少年学坏的不少,怎麽能动刀子之类。我用特别妩媚的眼神对他眨了 几眨,还约好了过几天再见后就忙不叠地把小聪拉上了车自奔家而去。 看到小聪一身的脏泥和脸上的血痕,我的怒火和伤悲从脚跟一直冒到头顶, 这不是我要的儿子!我高高扬起了手,但一直停到半空无法落下。 「妈,你打吧,只要你好过些。」小聪说话了,语气出人意料的平缓。 我惊愕地擡起头。我看到了一个我都不认识的小聪。一头乱糟糟的头发明显 是经过一番打斗,那血痕和泥土混合在一起涂得那张俊秀的脸蛋上增加了一股男 子汉的硬朗之气,一双平时聪慧的眼睛现在竟像两潭覆盖着一层薄冰的寒水,看 得我心里冒出一股寒意。 我高举着的手终于无力的滑下,颓废地倒在沙发上,不争气的眼泪「刷」地 流了下来。 「打啊,爲什麽不打?你从来没打过我,可你知道我多麽希望在你不愉快的 时候狠狠地打我一顿,我有时候故意犯错,可你总是装作不看见。你好过吗?爲 什麽我好几次在半夜被你的哭声惊醒?」 「打啊,你爲什麽不打?你知道吗,我恨你!」 我被小聪这句话彻底吓倒。难道这就是我把一辈子希望寄托在他身上的我儿 子说的话?难道这就是我在外作牛作马朝秦暮楚省吃俭用想让他过得比人家好些 的儿子说的话? 我真的快崩溃了,身子软软地往沙发上倒去。 我的软弱并没有引发小聪的同情心,相反他像一头暴怒的狮子继续着他的愤 怒。 「你一直没把我当人看,在你心目中我只是一个乖巧的小宠物,每天给我点 钱喂活我就算了了。我告诉你我也是人,我是一个男人!你摸摸看,别人有的我 哪样都不差,我有能力保护你,你是我的女人,我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你,不允许 任何人诋毁你!」 小聪边说边一把把我拉了起来,抓着我的手从他那才长出说不清是绒毛还是 胡须的嘴唇上开始往下摸,那高高的喉结和结实的胸脯证明他真的长大了,那一 块块板起的腹肌真不知他是怎麽练出来的,最后压到我的手中的竟是一根滚烫粗 壮的棍状物。 天啦,他竟让我握着他的阳具! 「你看看,你看啊,我哪点比别人差?爲什麽这麽瞧不起我?我在半夜时看 过你身上的蜡烛烫痕和烟头烫痕,我好多次看到你醉醺醺地回来,我全知道!」 「我是男人,看啊,我是男人!我能保护你,我能养活你!」小聪边用力把 我的手压在他那硬得发烫的下身上,那眼睛像要冒出血来似的。 「啪丶啪!」我终于忍无可忍,腾出那只没被抓住的手,狠狠地甩了小聪两 耳光。 「哈哈,你终于肯打我了,我一直等着这一天。你知道人家怎麽说我的吗? 他们骂我是婊子养的,说婊子养的是没有胆的,只会在地上爬。」 「我把你留下的钱全给了他们,希望他们能放过我,不要再在同学面前骂我 打我,但他们竟然说我是婊子养的从小欠家教,要他们这些作干爹的来帮忙教训 我。」 「我要杀了他们!因爲他们竟然拿我给他们的钱来找你玩,我跟踪他们好久 了,这些畜生用你的钱来玩你!我要杀了他们!」 小聪边说边死死压着我的手腕,好像他正在对待那四个人中的一个。 我的脑袋一片空白,但我清楚地知道小聪说是会是事实,因爲前段时间酒吧 突然出现了几个小青年,还点名要我坐他们的台,我当时觉得很奇怪,爲什麽小 青年看中的竟是我这种半老徐娘?没想到竟有小聪的同学。 那天晚上他闪四个来到包房,又像以前一样要我去陪唱歌,我当时没想到这 些小孩子会搞什麽鬼,没想到在喝了一杯果汁后我就全身瘫软下去,在迷迷迷糊 糊中感觉到七八只手在胡乱地扯着我的衣服,还听到有人在尖叫:「哇,好大的 咪咪,我喜欢。」 「哇,好长的毛。」 「好紧呃,我两根手指都塞不进。」 接着是锤子丶剪刀丶布的猜拳声,然后一个半大小子像头饿狼一样扑到了我 身上,用口水涂遍了我两只白嫩嫩的乳房。 「唉哟」,小子人不大,东西可不小,也不管我的阴道干得像秋天的河道, 把我的大小阴唇当作了一块需要捣碎的土豆,挺身而出起他那说不定还没开过荤 的阳具在乱戳一气,好不容易在我阴道里塞进了一个红彤彤的龟头,就听到他惨 叫一声,一股像烧红的钢水一样的精液倾盆而出,打得我的阴道火辣辣的痛。 接着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那晚我让他们折腾得身上到处都挂满了小孩 鼻涕一样的精液,乳头被他们掐得红肿得像个十五瓦的红灯泡,那洁白的乳房上 像被老鼠啃过的熟鸡蛋一样到处是牙痕。 这叫我怎麽活?我竟然让我儿子的同学嫖了。我眼一黑就往后倒去…… 「别怕,瑛,有我。别怕,我会保护你,我会永远爱你。谁会不能欺负你, 瑛,别怕,有我!」迷迷迷糊糊中我感觉一个男人把我抱在怀里,一边温柔地用 嘴吻着我的泪水和嘴角,一边轻轻地呼唤着我。 「辉,你来了吗?你终于来了,你知道我等了你多久,你终于来看我了,我 再不想和你分开了!」那熟悉的声音让我深深陷入幻觉当中。 「我来了,我一直都在。我们永远不分开!」那张滚烫的嘴更加用力地吻着 我,随着那热吻落在我脸上的还有那冰凉的泪水。 他终于实现了他的诺言,离开他那可恶的黄脸婆来找我了,他舍弃了一切来 找我了,我的辉。 我像一个落水的人抓到了一根浮木,拚命拥紧着他,恨不得把自己融化到他 身子里,嘴巴拚命凑近他的嘴唇,把舌头伸了进去,顿时我们俩的舌头就像两条 缠绵在一起的翻云覆雨的娇头,你吸我舔的忙不过来。 他那双手也没闲着,很快我那长裙的拉链从背后从上到下全部拉开,我那粉 红色的乳罩和黑蕾丝的内裤也在他那急渴的手下像飘浮的云彩片片飞离我而去, 我像重生的白雪公主一样骄傲地挺着对硕大的乳房温柔地擦拭着他同样赤裸裸的 胸膛,我那茂盛的阴毛像支极品狼毫在他那高高耸立的阳具上飞笔狂书着。 天啦,这种幸福的感觉让我快要眩晕地过,我娇羞地在他的狂吻下吐出了一 声让男人听了荡气回肠的呻吟:「我要,快,我要!」 辉二话没说,只是伸出一只手高高地擡起我粉嫩的大腿,那早就胀得像发怒 的公牛似的阳具就像西班牙斗牛场出闸的公牛一样挺着个独角在我两腿间狂挺。 我也是忍耐不住,一股温热的阴精悄悄从子宫口从阴道口冒了出来。虽然单 腿站立很费劲,但我还是伸下了一只手握紧那又像是弹簧棒又像是刚出炉的铁棍 的阳具偷偷地让它靠向了我的阴道口。 「啊!」那十几年前的充实的感觉又回到了现实中,他那又粗又长的阳具把 我的小阴唇都挤了进去,塞得我阴道里连空气都流通不过。我真想就只要永远卡 住把我们不再分离,但没想到在这样紧迫的挤压下他那粗壮的阴茎依然可以退回 半个鸡蛋头再更大力的钻了进去。 如果有人问我什麽是幸福我会很自豪地告诉他:这就是幸福!在他的阴茎的 一扯一拉中我的淫液从阴道壁那层层叠叠的肉壁中渗了出来,沿着他那阴茎的扯 出而沽沽地往外冒出,沿着我那用脚尖立地的单腿像条小小溪一样向地上流去。 让我死了吧,只有死去才能让这一刻永?!我眯着眼睛,继续享受着十几年 来还没享受过的快感。 可能是怕我太累,他边继续耸动着他一直舍不得扯出哪怕一秒的阴茎,一边 把我放倒在沙发上,高高地把我的双腿都架到了他的肩上。 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我听着他的喘气声如风啸一样越来越重,而我那饥渴的阴道也越来越紧地压 缩着他的阴茎。 「啪,啪,啪」那阴茎撞击我阴道的声音就像过年时别人家放的鞭炮,越来 越响越来越响,随着一声歇斯底里的吼叫声:「妈啊!」一股浓热的精子就像开 堤时的水库,带着激浪翻滚着直冲我的子宫颈,而我的卵子也毫不识弱,在子宫 口一阵接一阵的酥麻紧缩中直冲而出,欢快地和那股精液围着圈跳起舞来。 「妈妈,我爱你,我会永远永远爱你!」 什麽?妈妈?还沈醉在激情中不愿醒来的我被这句话吓得打了个寒颤彻底清 醒了过来,睁开双眼一跳而起。 天啦,哪有什麽阿辉,那意犹未尽躺在我旁边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的男人不是 我那我从小带到大的儿子小聪还会是谁? 「妈妈……不对,阿瑛……我爱你,我会永远爱你,我绝不允许任何人欺负 你!」小聪脸上还我我刚才打的五个手指印,像却依然那麽坚决地对我轻声诉说 着。 我再次晕了过去……